首页
> 队伍建设 > 典型培树
倾情行政审判二十载
发布日期:2017-12-12字号:[ ]

倾情行政审判二十载

平泉市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 计玉奎

 “现在开庭”。清脆的法槌敲击声响起,一起行政诉讼案件正在开庭审理。这是一位普通的行政法官,他有缘从事行政审判近二十年,在一起起行政案件中,目睹了行政诉讼制度从建立到发展的过程。

“徒法不能以自行”。1990年10月起施行的《行政诉讼法》,是一部脱胎于民事诉讼法的法律,如何执行好这部法律,是对行政法官的挑战!他不忘法治初心,把自己全然倾注给了行政法治事业,在工作中探寻着行政审判的智慧,成为推动行政法治建设的正能量。

初识行政审判

在社会主义法治的初级阶段,做法官的难处,没有在法院工作过的人,是很难体会的;面对强势的行政权力,做行政法官的不易,连没有在行政审判庭工作过的法官,也是很难体会到的。

26年前,风华正茂的计玉奎,从大学毕业后跨入法院的大门,在当时条件极其艰苦的榆树林子人民法庭从书记员做起,到1994年3月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,开始了他的法官生涯。

1995年2月,因工作需要,他被调整到行政审判庭工作。“你是自己要求调到行政庭的?”“小年轻的,那可不好干啊!”回忆起当年老同志们的质疑,他至今记忆犹新。

“那个时候,《行政诉讼法》已经颁布施行四年多了,行政审判已经获得他应有的地位和权威了。”他是那样想的。可刚一接触,就让他体会到,作为“民告官”的行政审判,面对强势的行政权时,哪里是一个“难”字能够说清楚的!

那个年代,对于行政审判,行政机关有着很强的抵触情绪,别说案件审理难、执行难,就连送达应诉的法律文书都难。办公室的告诉你找执法科室的,执法科室的让你找主管副局长,副局长说得请示局长,反正谁都不愿意接收材料、谁也不愿意签字。“当时没配备照相设备、更没配备录像设备,留置送达也没有证据呀。我们只好一个个去说、一个个去解释,直到有人给你签收了,这才松了口气。”说起这些陈年往事,他只是会心地一笑,说“是非经过不知难!”。

那时,行政法官的办案压力和心理负担并不完全来自于案件本身,更多的是来自案件以外的事件。有一次,他和同事到一个执法单位去送达开庭传票,那个单位的工作人员谁也不愿意签收,最后到了局长那里,局长一看传票上有他的名字,当即就拍桌子了,一场面红耳赤的唇枪舌战就开始了……。

面对一个行政法官所承载的办案压力,他没有退却,更多的是对行政审判的热忱、期待和信心。

学会讲法治故事

法官这个职业让人理性。他是怀着对法治的无限憧憬来到法院工作的,为法治事业而努力的信心已经坚定。种种困难之后,他深知正是因为行政审判的不容易,才更需他们这一代行政法官沉下心来,踏踏实实地去研究行政法治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,并为之探求解决之道。

为了弄明白行政机关对行政审判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,他就主动到行政机关去走访。“那个时候年轻,好奇心强,谁说两句,也受得了委曲,小法官嘛。”说起过去,他很释然。说中国是个人情社会,从一定角度讲是很有道理的,时间久了,总会有人跟你掏心窝子说说知心话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得到了他想要的。行政机关无非还是放不下老大的架子,而且更多的是关于对行政程序进行严格审查的不满,认为事情只要办对了,程序问题是次要的,法院也是鸡蛋里挑骨头。对程序不满,包括行政的程序,也包括“民告官”的程序。

症结找到了,问题自然就好解决了。那是1996年3月,正逢规范行政处罚程序的行政处罚法刚刚颁布,将于10月施行。与此同时,法院也在对“重实体,轻程序”的问题进行校正。怎么才能唤起对程序重要性的认识呢?那就是讲故事,讲法治故事,他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法律是刚性的,甚至是冰冷的,但法律故事却能够沟通心灵、凝聚共识,是有温度的。他把案例解读成通俗易懂、便于接受的语言,围绕理性对待诉讼、正确对待输赢、构建和谐的官民关系等方面讲法治故事。

象串门儿一样,他经常到行政机关交流意见、讲法律故事,引导行政机关树立理性的诉讼观念、正确的法治理念。他的努力,不但打开了行政审判的工作局面,还在工作中不断升华着自己。2002年,他在首次国家司法考试中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书A证,2003年荣立个人三等功,在工作获得组织认可的同时,也丰富着自己的法律知识。

编外行政法官

2004年4月,法院选调优秀的审判人员到基层法庭任职锻炼,他被安排到法院住所地的城关人民法庭工作。

重新回到民事审判工作岗位,他有种莫名的兴奋。毕竟,在老百姓的眼中,说起管打官司告状的法院,更多地的是指法院的民事审判工作。从这个角度讲,从事民事审判工作,则更象是在法院工作,他期待着在这个领域也能干出点儿成绩。

基层法庭面对的大多是家庭、邻里之间的纠纷,司法环境相对于行政审判来说要好得多。这使得他能够把更多的精力关注于每个民事案件本身,而不象在审理行政案件时,需把相当的精力用在协调其他关系上。在坚持调解优先、调判结合的原则下,他以行政法官独有的视角,为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,悉心进行调解,做到案结事了、人和,调解工作获得法院党组的充分肯定。也正是得益于在行政审判中积累的经验,他能够游刃有余地指导整个法庭的民事审判工作。每每在案件上遇到疑难、复杂的问题,他都能给其他法官明确而具体的意见。他的立场和见解总有独到之处,既有理论又符合审判实践,总能使人豁然开朗。

在基层法庭工作的三年多时间里,除了做好基层法庭的民事审判工作以外,他还是那么热心地宣传着法律,特别是行政法律。他被调整到基层法庭工作时,《行政许可法》已经颁布,将于2004年7月1日起施行,该法是继《行政处罚法》后,又一部重要的行政程序法。在当时的县委的统一部署下,法院承担着宣讲行政许可法等法律的重要任务,这一任务责无旁待地落到了计玉奎的肩上。那一年,他在各种场合宣讲行政法律20余次。虽然他已经从事民事审判工作,但仍然能够象串门儿、拉家常一样,把课堂带到各行政机关,圆满地完成了普法宣传任务。2005年,他被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评为“司法公正树形象”教育活动先进个人。

宣讲法律是需要围绕课题准备素材的,是要选择好案例以案讲法的,是需要耗费精力的,可他没有怨言。与其说宣讲行政法律是组织的需要,倒不如说是他对行政审判的热爱。在基层法庭工作期间,他在完成自己份内工作的同时,还参与着一份“份外”工作,那就是参加重大行政案件的讨论或审理,破解复杂行政案件审理中的难题,同事们玩笑地称他是“编外行政法官”,他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职业责任获得了认可和尊重。

一份裁判文书一堂法治课

法官需要为案件、为社会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。作为一名合格的法官,只有具备清晰的逻辑思维、严谨的辩析说理能力,才能真正地将法治精神传递给社会。一份内容客观、说理透彻的裁判文书,才能让带着纷争的当事人,最后带着明确的答案走出法庭。

2007年8月,带着组织的期望和同事的重托,他重新回到行政审判庭工作。因为有原来从事行政审判工作的经验,他底气十足,也相信通过努力,一定会使行政审判工作更上一层楼。但他也清醒地认识到,这几年行政审判发展变化也很大,有许多新情况、新问题,需要重新学习、认识,并找到工作的重点。

一名优秀的法官,应当是化解纠纷的行家里手,但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行政法官,仅有这些是不够的。“我们不能只关注案件本身,不能只满足于案结事了,我们还要从案件中凝练出行政法治精神,并把这种精神传递给行政机关、传递给社会。”他信心满满。

他在行政机关走访、调研的过程中发现,谈起法院的行政审判,行政执法人员评论最多的还是法院的判决,对于法院认为效果很好的协调解决的案件反而印象不深。无论是肯定行政行为的判决,还是否定行政行为的判决,行政执法人员都津津乐道于裁判文书的辩法析理,也能够清晰地体会到裁判所要阐释的法治精神。

在一个历史时期,协调解决行政案件,曾经是打开行政审判工作局面的法宝。但无限度地协调,在一定程度上也损害了行政审判的公信力。为了有效地提高行政审判公信力,他在重视协调解决行政案件的同时,也强调当判则判,注重用裁判文书回应行政执法中的热点问题。他要在裁判文书这个着力点上下功夫,切实提高裁判文书的论理性和可读性,充分发挥每一份裁判文书的典型示范作用。在裁判文书中,他对违法行政行为敢于亮剑,辩法析理,判决行政机关败诉;对老百姓不合理的诉求,分析透彻,不给当事人留下非分之想的空间。

在审理一起申请行政机关给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行政案件中,双方就给付条件发生争议。在协调过程中,行政机关以曾经请示过上级都没得到明确答复为由,不同意协调。经过开庭审理,在确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给付条件后,他开始仔细琢磨判决书的说理性,力求逻辑严密、条理清晰、文字规范。“以后遇到这样的问题,我们就知道怎样处理了。” 宣判后,行政机关满意地表示服从判决。

像很多在法院工作的法官一样,周六、日加班已是家常便饭,他就是要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裁判文书的撰写上,总是希望裁判文书能够更严谨、更易懂,更容易让公众信服。在着力提高裁判文书质量的同时,他还通过判前释法、判后答疑的方式,力求使每一份裁判文书都能成为一堂生动的法治公开课。2013年以来,正是他基于对裁判文书重要性的再认识,他撰写的裁判文书,在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的裁判文书评选中,年年获得优秀称号。裁判文书是每个案件的收官之作,他从裁判文书说理性入手,以人们能够看得见、好理解的方式,诠释着行政法治精神,在树立司法权威的同时,也是推动着地方政府的法治建设。

法槌起落间,已然倾情行政法治二十载。他是一名基层法院的行政法官,他对行政审判意气奋发、一往情深,诠释了新时期法官对法律忠诚、坚守的时代精神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